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集团要闻 > 集团要闻集团要闻

慈善如同启明星,为人指引方向

发布日期: 2019-04-11 00:00:00 点击次数: 368

董玲娟女士为上图左二

        董玲娟女士是英莱达集团的副董事长,对她的企业来说,是领导,但对于她专注的慈善事业来说,她笑言“自己还在摸索”,并将持续不断地拓宽做慈善的范围。
        董玲娟做慈善有十余年了,累计捐款捐物已近千万元,“这茶是从云南的一对茶农夫妻手里买的,他们家里有个患尿毒症的母亲,医疗费用负担太重了,他们又不愿意直接接受我的资助,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在买他们的红茶……”就着这缕红茶的香气,董玲娟讲述了这十二年来慈善路上的故事。
对一名贫困学子的爱心帮扶 成为她十二年慈善生涯的开端
        2005年,董玲娟从一位朋友处偶然得知,东钱湖有一个单亲家庭的男孩子,学习成绩很不错,但是因为家庭条件限制,小学毕业后,准备升初中时遇到了困难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,成绩和人品都很好,如果就这样放弃升学,真的太可惜了。”董玲娟当即决定为他提供一对一爱心帮扶,主动承担起了他自初中开始的所有学费和生活费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孩子也没有辜负董玲娟的期望。在董玲娟的资助下,他顺利考入浙江大学,并读完了研究生。一直到找到工作后,在他的主动要求之下,董玲娟才停止了对他的资助。
        其后数年间,碰到需要帮助或者上门求助的人,董玲娟也都会伸以援手。“虽然陆陆续续也帮助了一些人,但觉得还是缺点什么,所以一直在找更合适的途径。”董玲娟说。
        2012年,通过丈夫王先生的牵线搭桥,董玲娟认识了当时正在宁波市扶贫办工作的常巨萍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下可让我找到组织了。”董玲娟一直将常巨萍视为自己的“引路人”,在常巨萍的帮助下,董玲娟的慈善之路越走越宽,居士林安养院、恩美福利院、宁海县胡陈乡沙地下村,还有江北灵峰农民工子弟学校,都留下了她的爱心足迹。
从居士林安养院到沙地下村村民 她的慈善之路越走越宽
        对居士林安养院的老人们来说,董玲娟可是个老熟人了。自2012年开始,每逢过年过节,董玲娟总会带着帽子、手套、围巾以及各种营养品,去安养院探望老人们。
        “与物质享受相比,精神上的安慰或许是老人们更加渴望的。”细心的董玲娟想到了请老人们看越剧,身为邱隘戏曲协会会长,前年她还将协会的演员请到了安养院,专门为老人们表演越剧,一唱就是三四个小时,让老人们开心不已。
        2016年底,董玲娟又从常巨萍处得知,宁海县胡陈乡沙地下村的村民生活极为不易,由于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村里多是留守老人和孩子,虽然种植了橘子等农作物,但一直苦于销售无门。于是,她干脆自掏腰包,向村民买下他们的橘子,一次至少十多万元。这些买回来的橘子,她大多作为福利发给了企业员工。
十余年如一日的爱心之举 背后是家人的坚定支持
        除了关心老人和贫弱乡村村民的生活外,孩子们的教育也一直是董玲娟慈善事业的重点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从2016年起,每逢开学或是儿童节,董玲娟都会前往江北区的灵峰学校(民工子弟学校),学校一到九年级共1500多名学生,每次她都给每个孩子带去小礼品。
        去过几趟以后,董玲娟发现学校为孩子提供的课外书不够多,远远达不到人均两本的标准。于是,她又在这方面动起了脑筋,2017年6月,她帮助学校建起了一个爱心图书室,一次性捐书近2000册,价值9万多元。今后,每年还将往图书室增添价值不少于4万元的新书。
        2016年5月底,鄞州中学发展基金成立。董玲娟的丈夫王先生正好是鄞州中学校友,夫妻俩便共同向该基金捐赠了300万元善款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光是我先生,我女儿、女婿也都很支持我做慈善的,连我还在上初中的儿子都经常跟我说,妈妈你要多拿点钱出去帮帮他们呀……”有了家人的支持,董玲娟的慈善之路也走得更加坚定了。
        孩子们在她怀里喊“妈妈”的时候 她知道这是认准了要做一辈子的事情
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慈善做下来,要说让董玲娟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在恩美福利院面对孩子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恩美福利院有150多个孩子,每次去探望他们的时候,董玲娟都会带上一大堆礼物。每到年底,每个孩子的围巾、手套、帽子等过冬用品,她更是从来没有忘记过。可即便如此,孩子们望着她时的热切眼神,还是会让她那颗柔软的心深受震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每次看到孩子们围着我,伸着手要我抱抱他们的时候,只感觉又心酸,又心疼。”说到孩子们,董玲娟的语气既无奈,又惋惜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作为一个集团企业的副董事长,董玲娟平时的工作已十分忙碌,但无论有多忙,她都会想方设法留出这部分时间来,因为“这是自己认准了的事情”。
        董玲娟常说:“能够有这个能力去帮助别人,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而且,帮助别人以后,从他们的反馈中获得的快乐和满足感,是其他任何快乐都比不上的。福利院的孩子们在我怀里叫我‘妈妈’的时候,我就知道,这会是我一直做下去的事情。”